發表時間:2015/7/26   閱讀次數:4697
物聯網發展的趨勢
  從1969年美國出現因特網至今已經46年了,按人的發展階段來看,正處于不惑和知天命的年齡段。整個產業技術路徑非常清晰,由之前的PC互聯網發展到了今天正火爆的移動互聯網,并正在準備跨入物聯網的時代,而導致這種產業演變趨勢的正是我們所熟悉的摩爾定律。

摩爾定律是由英特爾(Intel)創始人之一戈登·摩爾(Gordon Moore)在1965年提出,當時還沒有互聯網這個概念,只有“大笨熊”電腦存在。他提出這個理論大致內容是說:當價格不變的情況下,集成電路上可容納的元器件的數目,約每隔18-24個月便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也就是說,如果在相同性能的情況下,電子產品的價格每兩年就會降一半,或者理解為相同貨幣所能買到的電腦性能,每隔兩年就會翻一倍以上。

這條定律揭示的本質一方面告訴了我們關于電子產品的價格與性能問題,另外一方面告訴了我們信息科技時代的技術進步速度將以超過我們想象的速度在進化。不過根據2010年國際半導體技術發展路線圖的更新情況來看,到2013年年底傳統基于PC的半導體技術革新速度已經放緩,目前來看晶體管數量密度預計只會每三年翻一番。這就意味著不論是基于PC,或是手機,技術革新的速度都將放緩。

看組數據
根據研究機構Gartner及IDC在本月初發布的數據表明,第二季度PC銷售遭遇兩年來最大幅度的下滑。Gartner指出,今年第二季度,制造商總出貨量僅為6840萬臺,同比下滑9.5%。而IDC的數據亦不樂觀,6610萬臺全球出貨量(僅PC銷售,不包括平板電腦)與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11.8%。

根據Argus Insights的最新報告,美國市場今年第二季度(截至2015年6月30日)智能手機需求穩步下滑,相較去年同期下跌8%。而根據IDC關于中國市場的數據來看,今年一季度,中國智能手機在全球的占比從去年同期的29%,下滑到了25%。即從三成降低到了四分之一。臺灣電子時報網站引述市調公司ICInsights的數據說,今年一季度,中國六大手機品牌的智能手機銷量為8340萬部,全球市場份額為25%,比去年同期下降了四個百分點。

以上兩組數據告訴我們一種最直觀的情況就是傳統互聯網的載體PC,以及當前在“風口”的移動互聯網載體智能手機,兩者在市場需求上都呈現下降趨勢。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市場普及已經到了飽和的程度,另外一方面是產品技術更新不明顯,導致用戶更替的需求下降。不過這也向我們傳遞出了一個更為重要的信息,就是人類已經不滿足于當前基于PC或是智能手機之類的科技產品,期待著更具顛覆性得科技產品到來,一種新的0到1的科技產品出現。

從PC到智能手機是1到N

從PC到智能手機,整個產業技術路徑的發展非常清晰,基于摩爾定律。也就是零部件性能越來越強大,體積越來越小型化,價格越來越便宜。正如上面的數據顯示,目前全球PC產業正處于下滑階段,蘋果公司除外,包括聯想在內的企業在PC的出貨量上都有了明顯的下滑。這其中不可忽視的一個因素就是在摩爾定律的推動下,當前的智能手機已經越來越像PC,并且取代了大部分PC的功能。

但不論是基于PC的傳統互聯網時代,或是基于智能手機的移動互聯網時代,其實兩者在本質上并沒什么區別,都是基于前端的硬件承載著運算與數據的處理能力,唯一的區別在于一根網線。PC互聯網時代受制于有形網線,必然導致用戶不太可能整天抱著臺式機刷屏,一來體型不夠輕巧,二來拖著根網線不太可能。哪怕是進入“超極本”的今天,用戶也不太可能整天抱著筆記本電腦隨時隨地的刷屏,或者是處理信息。

顯然,智能手機是延續著迷你版PC思維的路徑在演變。不論是PC或是智能手機,它的核心理念都是“網線”時代的產物。不同的是PC時代由于通訊技術的限制,傳輸以有形的有線形式存在,而隨著通訊技術的發展,到了智能手機時代,這根有形的網線被無線通訊技術所替代,用戶拿著手機不需要在后面拖著有形的網線這根尾巴。實質上,從PC到智能手機,在產品技術上只是1到N的演變。

因此,可以說移動互聯網時代,最偉大的貢獻就是把這根網線給無形化了。加之零部件越來越微型化,就促使了智能手機的出現,并依托于智能手機衍生出了各種各樣的應用。在PC互聯網時代用戶粘性是按小時進行計算,但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用戶粘性就縮短為按分鐘計算,并且是隨時隨地,不論是坐地鐵還是上廁所。這種用戶粘性的進一步縮短,必然會延伸與發展處更多的商業機會。

物聯網是從0到1的跨越
之所以定義PC互聯網時代與移動互聯網時代是從1到N,其中一個關鍵要素就是其載體,也就是PC與智能手機在本質上并沒有發生變化,運算中心都只是基于硬件前端,只是設備小型化、性能強大化。但物聯網時代不一樣,物聯網時代與PC互聯網或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相比有個革命性的變化,那就是計算能力由前端向后端轉移。前端硬件不再承載著數據的運算與處理工作,只承擔著采集、呈現、交互的工作,一切的運算向后端的云計算平臺轉移,這是一個從0到1的跨越。

物聯網時代,萬物數據化,不論是環境、家庭、城市、社區、汽車、家電,還是人類自身在內,一切都將穿戴上傳感器,一切都將數據化。而這些智能穿戴設備本身并不需要具備數據的處理能力,他們只承擔著數據采集與扮演著控制中心的角色。根據麥肯錫全球機構(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最新報告預測,全球物聯網(IoT)市場規模可望在2025年以前達到11兆美元。這不僅僅是一個產業規模龐大的問題,隨之對應的是一個“超級數據時代”。

由于萬物數據化之后,按照麥肯錫的預測,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人類社會的數據將每年呈幾何倍數級增長。這意味著憑借我們人類自身的生理能力已經無法應對與處理這些數據。因此,只能依托于后端的云計算與人工智能協助我們處理。而我們只需要告訴物聯網時代的終端載體,也就是智能穿戴設備關于我們的目的,或者是我們的需求,后端的云計算平臺借助于人工智能的數據處理,會為我們呈現相應的結果。在這個過程中,不論是交互方式,或是呈現方式都不再依賴于我們當前的這種界面操作。因為在物聯網的時代,我們根本無法應對與處理海量的信息,也無法再依賴于當前的軟件或APP界面操作,APP只是從移動互聯網向物聯網轉移過程中的一個過渡載體。

物聯網的載體在智能穿戴

當前,由于一些人并沒有真正理解物聯網時代與智能穿戴設備兩者之間的關系,因此認為智能穿戴產業的價值并不大,這顯然是一種認識誤區。如果說,傳統互聯網的載體是PC,移動互聯網的關鍵載體是智能手機,那么物聯網的核心載體就是智能穿戴設備。只是智能穿戴產業在當前的產業發展道路上表現出了一些困境。今天很多人在以迷你手機、PC的思路在搭建智能穿戴產業,遵循著從PC互聯網向移動互聯網演變的思維路徑下來理解物聯網,來理解智能穿戴產業。

就物聯網本身而言是一個系統工程,借助于智能穿戴、通訊技術、云服務平臺、人工智能、交互控制等技術,將物與物、人與物、人與人之間整合到一起,構建一個數字化、遠程化、信息化、智能化的網絡體系。回顧物聯網,從1991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KevinAsh-ton教授首次提出物聯網的概念至今,物聯網產業已經走過了24個年頭。在這期間,物聯網的概念不斷被提起也不斷受關注,但更多的是處于理論探索階段,并沒有像互聯網或者移動互聯網一樣走入大眾的生活領域,并成為社會趨勢。

其中最關鍵的原因是缺失終端的應用載體,也就是智能穿戴設備這一物聯網的終端載體。近兩年,借助于智能穿戴產業的出現,并在商業化取得了一些實質性探索,就促進了大眾的關注度開始真正從當前的互聯網或者是移動互聯網向物聯網轉移。隨著智能穿戴產業的不斷完善、修正,當萬物都被穿戴上智能穿戴設備之后,人類將進入一個全新的萬物互聯的物聯網時代。可以說,智能穿戴產業的發展直接決定著物聯網的命運與前途。

智能穿戴陷入迷途的五大關鍵因素
正如PC承載著互聯網時代,智能手機承載著移動互聯網時代一樣,智能穿戴設備承載著更偉大的物聯網時代。但從當前的產業發展情況來看,由于各種因素導致了智能穿戴產業在發展過程中陷入了“迷途”,主要有以下五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產業鏈的限制因素。由于智能穿戴產業技術的相關產業鏈技術不支持,只能在當前的PC、智能手機中尋找,至今產業鏈技術未搭建完成,其中包括芯片、傳感器、交互、云平臺、通訊等;

二是產業技術人才的缺失。當前除了類似于FitBit、蘋果、微軟、谷歌之類的企業,借助于在智能穿戴產業上的探索培育專門的技術人才之外,其余很大一部分智能穿戴企業的技術人員來自于智能手機產業或PC產業。這部分產業技術人員由于受經驗思維的影響,就帶領著智能穿戴設備朝著迷你手機、PC的道路上去奔跑;

三是產業理念模糊。盡管智能穿戴產業由谷歌憑借著谷歌眼鏡產品引爆,但不論是谷歌還是蘋果,在發布智能穿戴產品的時候,并沒有清晰的傳遞出智能穿戴產業的理念,以及產業技術路徑方向,導致一些從業者們只能憑借著自身的智慧,照樣畫葫蘆;

四是產業概念不清晰。當前不論是業內或是業外,對于智能穿戴產業的理解與探討,通常都局限在人體可穿戴設備層面。其實可穿戴設備只是智能穿戴產業中圍繞人體“智能”化的部分,在物聯網的體系中除人體之外,還有諸如環境、工業、植物、動物、家居、汽車等“物”方面的智能穿戴產業。

五是缺乏意見領袖。盡管當前對于智能穿戴產業的探討可謂是新聞天天有,但大部分的從業者們都只是站在自身的產品,或者自身對于某項產品的角度出發來探討智能穿戴產業,這顯然有一定的局限性。在智能穿戴產業領域,目前最缺的一方面是具有產業系統思維的意見領袖,另外一方面是能夠對智能穿戴產業及產業鏈搭建方向提供正確、能有效引導產業方向的意見領袖。

不過隨著物聯網大潮的來襲,以及媒體、資本、人才的不斷涌入,智能穿戴產業將很快取得突破。只要我們正確地理解到智能穿戴產業是物聯網時代關鍵載體的這一價值,承擔著萬物數據化的工作,也就是對“萬物”進行數據化采集、監測、呈現、交互、控制。它本身并不需要承擔著運算工作,數據處理則借助于無線通訊技術,轉向由后端的云服務平臺承擔并處理。從這個角度來思考,對于當前的物聯網或是智能穿戴產業的從業者們來說,就能在很大程度上理順產業的發展路徑與產業的搭建思路,真正開啟物聯網時代的大門。

 相關鏈接

精品課程

熱點課程
  • 線上線下沖突管理與廠
  • 線上線下沖突管理與廠

  • 管理熱點

    焦點討論

    開心時刻

    怎样复式投注福彩双色球